去污粉被我承包了

666,今天去商店发现的。又惊又喜

一个小段子:风师听了沉默,权一真听了流泪

黑水大佬(≧﹏≦):血雨探花,我这一生颠沛流离尝尽人间百味,如你所言,吃苦吃辣吃酸吃涩吃泔水吃宴会,天下能吃不能吃的我什么没吃过,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还有太子羹的滋味。

哈哈哈嘤嘤嘤边笑边哭这一段,黑水大佬瑶大佬我错了,放下剑好好说,怜怜男神我不是故意黑你厨艺的,我大概是个怜怜假粉。

魏婴晓星尘谢怜之笑

       今天突然发现羡羡的名魏婴第二字与婴宁的婴一样,两人都是爱笑之人,以及晓星尘和谢怜也爱笑,所以突然想写一篇感悟,第一次发lofter,请轻拍。
      在《婴宁》结尾有这样一段话“观其孜孜憨笑,似全无心肝者;而墙下恶作剧,其黠孰甚焉!至凄恋鬼母,反笑为哭,我婴宁殆隐于笑者矣。”今意:看她嗤嗤憨笑,好像是全无心肝的人;但是那墙下的恶作剧,她的狡黠又有谁比得上!至于她凄告地眷恋鬼母,笑改变为哭,我们的婴宁恐怕是用笑隐藏真实情感的人啊。
       而魔道祖师,原著里说魏婴“天生一副笑相”说晓星尘和谢怜笑点低。晓星尘曾说,“那可不行,你一开口我就笑。我一笑,剑就不稳了。”晓星尘此时已经换了双眼,不能视物了,太子殿下谢怜第二章开头“未语先笑”。他们都是爱笑之人喜也笑,痛也笑,他们都是宽容温柔之人记得好,不记坏,未遇后来纷扰的三人都神采飞扬,灵动活泼,不会去看不起谁,喜欢世界的美好,正如婴宁笑起来与俗世格格不入,出尘得非此世之人,很早以前看《笑的潇洒》,莫言说她“笑世间可笑之事,可笑之人”。
   但梦散了,婴宁最后也不笑了,而魏婴晓星尘谢怜死去(谢怜没死但被杀了一次又一次)的那一刻癫狂入骨的扭曲取代了笑,并且一个赛一个的狼狈崩溃,“大快人心”“饶了我吧”“救救我”,(感谢秀秀没写无羡被反噬死前的惨烈,少吞一把刀),看戏的和自己的语言都无一不不是把尖刀,一刀一刀,鲜血淋漓,那份喜至悲的转换,就像《半途风华》歌词唱给晓星尘的“ 但求济世苍生 却成烟”让人痛啊。
之后的谢怜和重生的无羡一个对痛不敏感,一个被小辈评价像不会累一样。但他们只是痛习惯了“反笑为哭,我婴宁殆隐于笑者矣”,而晓星尘不知何时可归,他们都是厌世之人,但幸好他们各有各的归属,花城蓝忘机宋岚死死拉住了他们,最终相伴而行,终究让三人有了归处。
谢怜魏无羡晓星尘:纵不能济苍生,然遇汝终不悔。